Mary Lima

我和”蓓蓝舞蹈团”          


我的人生经历可谓多姿多彩。酷爱舞蹈的我十二岁考入歌舞团,受到芭蕾和中国民族舞专业训练,却因出身原因,没能成为一名专业舞蹈演员。大学毕业后决心以教育事业为生,又因丈夫的特殊职业,不得不放弃了大学教师的职业而浪迹天涯,在欧洲,亚洲,中东各国留下了研学经商的足迹。也许可庆幸得一吉尼斯世界记录,就是我儿子小学一至六年级曾读过九所学校。因缘际会,带着对生活哲理的深刻感悟,我们终于于在一九九五年把那满载浪漫情怀的人生航船停泊在了美丽的金山湾。          


移民美国初来乍到, 一切从零开始。三点一线 (家—公司—图书馆)的我忙忙碌碌,从早到晚, 从春到冬。连何时树已发芽,木已开花都未曾注意,那还顾及什么舞蹈艺术。 读书,学习,找工作,换工作,买车,购房成为我们生活的唯一。中国来的新一代知识移民正一步步圆各自的美国梦, 日子红红火火,百万富翁层出不穷。据说当时的硅谷每天有六个百万富翁问世。         


2001年“911恐怖袭击”重创美国高科技。虽然多数人衣食无忧,但随着失业率的攀升,人们的身心健康也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失业以及担心失业的烦恼,生活的压力,加上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来美的留学生已人到中年,很多人开始疾病上身, 真可谓是雪上加霜。   健康的体魄是拼搏在它乡的保证。 每当我走进健身房,,看到许多朋友象我一样面对枯燥无味的运动器械数时间时,就情不自禁地想起小学中学的宣傳队, 大学时期的文工团。 随乐起舞的感觉真是心旷神怡! 一切烦恼随风而去!         


我多么希望每天都有一个好心情! 寻求快乐! 召回健康! ”蓓蓝舞蹈团” 由此诞生! 2003年,我正式创建了具有新一代移民特色的蓓蓝舞蹈团(www.baylanddancing.us)。舞团的所有团员均为女性。年青,漂亮,身材好。最重要的是她们有着共同的留学背景, 任职于硅谷各行业, 百分之九十为工程师。完成了学业的她们,来到硅谷成家立业。我们的的宗旨是向美国多元社会传播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增进中美文化交流,展示中国女性的东方魅力。         


五到六年以来,我编排教授了近三四十支风格迥异的中国民族舞蹈,还经常率团应邀参加旧金山和硅谷地区各类文艺演出。我们演绎的富有民俗风情的中国民间舞蹈,深受观众喜爱;也为弘扬中华艺术,丰富社区文化生活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2005年至2008年,蓓蓝舞蹈团每年连续荣获硅谷地区艺术奖,以表彰我们为社区多元文化所做的贡献。我们的舞蹈团是非营利团体,经营起来很辛苦劳累。在中国找个场地跳舞不费吹灰之力。但在美国要按小时,按场地尺寸收费,超时是要罚款的。制作舞服更是伤透脑筋。经过千山万水运来的服装占据了我家一个房间。跳新舞,就要做新舞服。 群舞每人一套, 一次十二套… 有时也苦不堪言.      凡事都有苦有乐。不过能习舞, 育人,既锻炼了身体,又娱乐了他人,还丰富了社区生活,也乐在其中。   


人生永远是快乐的。曼妙的舞蹈旋律中,快乐的我和我的朋友在蓓蓝舞蹈团相逢,相互了解,并与蓓蓝一同前进。